头像显得我很帅。

嘿,借下你的白颜料

02

私设美术生,请勿上升真人。
学长凯x学弟源




王俊凯也很意外,居然会在画室遇到这个冒失鬼。他本来是想趁着集训阶段回来画室放放空,歇一下子。要知道一直绷紧了神经专注于画画的日子可是真的不好过,这也没回来几天,就碰上了王源。其实他觉得王源对那老头儿瞎编的那套还是挺有意思的,把他老人家唬的一愣一愣的,看到这里,王俊凯没忍住笑了出来,两只小虎牙袒露在外,意外的可爱。


王源也没敢回头,自然是错过了这一笑,自己刚还差点“追尾”赔个小破铃铛撒丫子就跑,这再碰上了正主,心里两个小人儿吵的沸沸扬扬。

“正式向他道个歉吧!本来就是你错了。”
“道歉做什么,又不是没道歉过,更何况又没撞着他。”
“歪理,你塞给人家的铃铛还是买奶茶赠送的呢。”
“要不要面子了王天龙,是不是男人。”

王源越想越纠结,终于在脑内战争进展到白热化的时候选择了转身。王源在那时候突然想到之前看过某个选秀节目里,导师疯狂爆灯并且转身指着学员说“I WANT YOU”


……扯得太远了。揉两下发顶又掐了掐脸蛋儿,王源总算是抬起头示意对方自己今天有多惨,脸上的小表情还挺丰富的,眨巴两下眼睛,觉得气氛似乎缓和了许多。他瞧着身后的老古董很明显的越过了他上去跟王俊凯搭话,这才抱着自己的背包一股脑跑去他的画箱装作很认真的整理画材。


虽然事情就这样过了一个段落,他也勉强通过了老师的问话,但是在王源偶然间从他们的交谈中得知了王俊凯的名字的时候,一改平日散漫态度,有意无意的观察这个坐在自己对面的人,恨不得把他盯穿了,甚至连王俊凯有所察觉的时刻也不收敛。之前朋友比喻王源像鹰,认真起来令人可怕,却殊不知原因在于王俊凯的画。


王源在A中已经待了一年了,A中算是C市出口率一线的艺术院校,尖子生更是重点培育对象,王源的成绩虽不说在A中前几,但排入百名榜也是绰绰有余了。高一的成绩他并不关注,反而总喜欢去观察高二的成绩,而稳定在前五的那几名学长,其中就有一个名字叫王俊凯。


王源也没料到那个画风景画到全校最高分的学长,现在能被他以这种方式遇见。更没料到他在开学的第一天里会和王俊凯坐在同一个餐座上吃饭。


这一切都太奇怪了,不是吗?


——————

A大的食堂饭菜一直口碑不错,王源每天中午下课第一件事就是奔向食堂——抢饭。在抢到第一根香喷喷的烤肠时候,心境肯定是不一样的啦,开心嘛!


烤肠将半个腮帮子塞的鼓鼓囊囊的,活脱像个松鼠,骨节分明的手指不时敲击餐桌,一旁的塑料袋里装着刚买来的颜料。在鼎沸的食堂中占到了座位也算是一项技能啊,而且是技能点数点到满格的那一种,直到身旁多了个人都不知道。

直到王俊凯用湿巾擦掉身上沾了的白颜料,以手肘碰了两下王源肩膀的时候,才将这个自娱自乐的小兔子从太阳底下拎了起来。

“诶,王源儿?借下你的白颜料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
剧情推进得慢慢慢慢慢慢慢……。
可能是周更吧,大概。

嘿,借下你的白颜料

01

私设美术生,请勿上升真人。
学长凯x学弟源

不还是得去画室。

蝉鸣聒噪的嚷了一整个夏天,临近九月,开学季,王源嘴里叼着块面包,身上是今早刚换的白衬衫,搭着一条破洞牛仔裤脚下还蹬着双手绘俩不规则图案的帆布鞋,火急火燎的骑车往前。他单手把着自行车把手,右手则搁背包一侧摸来摸去,奈何手臂不够长,怎么着都摸不到那罐温牛奶,心里却还想着念着,凉了可怎么办。

打从假期开始的时候王源就开始打算,先疯上一阵子,作业过一段时间写,画室也过两天再去,反正也不差自己玩一会儿。他这么想着想着,一周过去了,两周过去了,三周过去了。在王源高一升高二的假期还剩下一周零碎两三天的时候,一拍脑门儿,坏菜了!什么都没做。

背包拉链上挂着串小铃铛,之前在路边买奶茶送的,觉得挺有意思就随手挂在包上,这串铃铛可真没白送,串上的时候就叮呤叮呤响个不停,金属光泽在阳光下显得熠熠生辉,随着背包左右咣当,跟夏天很配。

但也正是这清脆声响扰得王源没法思考这一假期都是怎么过来的。正是心烦,没注意前方路况,当王源确认前面有个人的时候一下子就慌了神,脚下一刹闸,险些没栽过去。

在面对那个人的时候,王源闭着眼睛没敢往前看,手心泌出汗珠搞得车把滑腻腻的,犹豫了半天才抬头看向对方。

“对不起啊,我刚在想事情一时间忘记看路……。”

钻进鼻腔的味道是海风,清爽的气味。第一眼看见的是他手上拎着的颜料盒,王源认定这是一个用了很久的盒子,但出乎意料的是被保存的很干净。再往上看,却是薄唇,嘴角好巧不巧扬起一丝弧度,以前听朋友说嘴唇薄的人薄情,不知道这盒子的主人是不是也这样…不对,哪儿跟哪儿啊!总的来说,他长得格外英气。王源甩甩头不自主的跟他岔开视线。

“骑车的时候想东想西的,真撞着个人就不怕他碰瓷了?”他的声音也意外的……不算意外,跟他的长相很搭啊。

“没下次了,我车技好啊。”
“不行我还有点事,急着赶路咯!”

王源对自己清凉的嗓音一直都很有自信,之前被朋友比喻是薄荷音,王源也坦然接受了,形容还挺贴切的,就这资质,如果当初不选择来画画去唱歌的话,现在也肯定出道火出半片天了,自己想着吐了吐舌头,也都是开玩笑。

这儿还晾着一个呢,一时间也没了照应,就把背包上那串铃铛取下来塞到他的手里,双手合十再道两声歉,这才扶起车继续往前骑。

其实在后来提及这件事的时候,让王源忘怀不了的还是那双桃花眼,入眸一刹那愣了神,他的视线里夹杂着审视,甚至有些戏谑味道,却都掩不住那双过分好看的眉眼,或许在那一瞬间入了迷也说不定。

过了十分钟的路程,王源总算是到了画室,三下五除二在门口锁了自行车,背着包跨进大门,炭笔接触纸面摩擦声响格外熟悉,又显得生疏,王源弯了弯唇角,心里还是有点虚的。这不,迎面而来许久不见的素描老师,板着个脸对着王源就是一顿斥责。

“特地发短信告诉你暑假来画室,疯哪去了?”

“不是,老师。你听我解释,我也不是不想看见什么亚历山大伏尔泰!但是大卫托梦给我说,先打两场篮球再去见他。”

果然王源在说完就后悔了,这个老古董的眼角明显抽了抽,周围空气甚至降了两三度。正当王源打算往楼上一溜了之的时候,刚听过的声音再次萦绕耳旁。

“老师,今天还是练素描头像吗?”

——————
噜噜噜!这是一个中篇吧!大概……。初衷就是这俩小朋友一起画画顺便谈个恋爱的故事。